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总有一天,总会有人来揭穿你的真面目,哀家来就是要告诉你,你识相的话,赶紧把你肚子里的那个妖孽除掉,休想要让那个妖孽来继承轩越国的皇位,哀家死也不会同

    意的,哼。”说完,看也不想看云希一眼的转身离开了寝宫宫殿前,一堆队宫女跟在太后娘娘的身后浩浩荡荡的走去了。“妖孽?”云希呆呆的重复着从那个太后娘娘口中所说出的这两个字,她居然说自己的肚子里怀的是一个妖孽,这可是篱落的孩子,怎么可能是妖孽,不管是前世的篱落,

    还是这一世的篱落,他们的孩子永远都不会是妖孽。宫女看着云希有些受挫的表情,赶紧安慰着:“娘娘,您不要在意那些,奴婢才不相信您是什么妖怪呢,等小皇子出生了,太后娘娘肯定特别喜爱的,君主至今为止连一个

    子嗣都没有呢。”听了宫女的话,云希看着宫女又愣了,是啊,他一个子嗣都没有,那她更应该将肚子里的这个孩子生下来,因为……因为,以后的他会不会很孤独,会不会很寂寞,他是一

    个孤傲又固执的王子,不肯认输,不肯退缩,直到山穷水尽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“你会不会做衣服?”云希一瞬间变了脸色,宫女都有些接受不了:“呃,啊?娘娘您说做衣服?”

    “嗯,教我吧。”猛然间,云希的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,想要为他做一件可以穿在身上的衣袍,也许,这样,自己才会自己觉得自己永远都在他的身边吧。从来没有做过女红的云希又怎么会呢,笨手笨脚的忙活了很久,不知道手指被那尖锐的针头扎了多少下,红肿了起来,夜深了,云希有些困意的趴在桌子上面睡着里,手里面还抓着裁剪了一半的布料,烛光的影子在墙壁上摇曳,宫女想要过来叫醒云希,这时却才发现篱落不知何时进去了寝宫里来,宫女想要欠身行礼,但被他抬起的手止

    住了刚想要张开的嘴巴,乖乖的走出了寝宫外。他走到了云希的面前,看着云希那熟睡的样子,又瞥到了她抓在手里的布料,篱落动作轻缓的抽出了那块布,他没有看懂云希这是在做什么,但是无意间看到了布料上面

    有几滴还有些温热的血迹,他蹙起了剑眉,看到了云希指腹部上密密麻麻的针孔,不禁笑了。熟睡中的云希模模糊糊的想要拿起手中的那块布料,突然发现手里面空空的,云希低头去找是不是掉到地面上去了,才发现了一双金色的长靴,云希慢慢的抬起了头,看

    到了篱落站在自己的面前,由衷的露出了一个微笑:“你什么时候来的,我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打算要回答云希的这个问题,而是将那块布料放在了云希的眼前:“你在做什么?”云希看到那块布料在他的手里,赶紧抢了回来,有些支支吾吾的说:“这个,这个,我自己随便玩玩,没事。”她不想要给他知道,不想要留下任何的可以让他有察觉的预

    兆,他很聪明,很聪明,有一点点的异样,他都可以察觉得到。云希站起了身子,想要把这块布料藏起来,但是她的另一只手臂被他拽了回去,云希没有一点防备的被拽回了他的面前,他的那张脸近在咫尺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