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谢谢王妃,瑾玉会一直记得您对我的恩德,来生一定当牛做马。”瑾玉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,任哪个男人看了都会动容。

    这女人演技真不错,云希对这套早就听腻了,身为二十一世纪现代女性的她,宫廷剧可没少看,女人之间的你争我斗,她可是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虽说看了不少,但应对起来,还是有点难度啊……

    “没事了,我就是随便逛逛,你接着干活吧,我走了。”云希和玉儿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待她们转身的那一刻,瑾玉满脸的柔弱,娇艳的的笑容,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,看着云希的背影,眼神中流露着一种诡异的光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云希走在走廊上,看到聂勒扶着有些醉意的景灏回到了府中,云希问:“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聂勒说:“王爷本来酒性就不好,可是被皇上勒令,多喝了几杯,有些醉了。”

    云希看到他双眼迷离的模样,将身子的重力靠在了聂勒的身上,她说:“扶王爷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语毕,玉儿跟着云希朝着别处走去。

    聂勒扶着六王爷一路穿过走廊,就在这时……

    “管家,管家,王爷的疾风又闹脾气了,好像是生病了。”一个家丁跑来气喘吁吁的跑来。

    聂勒一听脸色都变了,疾风可是王爷最喜欢的一匹坐骑了.

    这时,迎面走来了准备回房休息的瑾玉,瑾玉微微欠身行礼: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聂勒叫住了她:“你,过来,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聂管家,你叫我什么事?”瑾玉走了过去.

    聂勒却将景灏倒在了她的身上,并且吩咐:“快,送王爷回房休息,另外记得,让厨房煮一碗醒酒茶给王爷服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瑾玉一直不敢相信那高高在上的六王爷,现在居然由她搀扶着,说不清心里此刻是什么感觉,甜滋滋?

    总之很高兴,他虽是醉着,可意识还是清醒的,只是全身无力。

    瑾玉扶着他到了床前,谨慎小心的将他躺在了床上,烛光暧昧的照亮了房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瑾玉细细地端详着眼前六王爷,真的是人间少有的极品,怎么会有如此完美的英俊男子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她就是王妃,那么粗鲁,还跟男人打架,她配当王妃吗。”瑾玉一不小心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。

    但躺着的他一字不落的全部听见了,只是静静地闭上了双眼,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。

    他因为不胜酒力,此刻全身无力,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瑾玉果然是从青楼里出来的,就算不情愿的接客,但也总归是学会了不少。

    瑾玉微笑着吹灭了蜡烛,看着那个被惨淡的月光照着脸庞,轻轻地趴在了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只想要感受一下他的胸膛有多冰冷,那晚的他抱着云希,瑾玉已经是妒火攻心了。

    轻轻地解开了他的那一袭紫色衣袍,这个男子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,可是不管她用什么方法,怎么诱惑这个男人,他还是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瑾玉选择了褪尽了自己的衣衫,躺在了他的身旁,甜蜜的笑容在脸上荡漾,轻轻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黑暗中他蓦地睁开了双眼,黑色的眼眸瞬间转变成了鲜红的血色,恐怖至极。

    接着他的身体开始泛着银色的微光,瑾玉感觉到越来越寒冷,身子不自觉的掉到了地面上,好像被什么东西排斥一般。

    瑾玉趴在冰冷的地面上,渐渐地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他,那双眼眸恢复了正常,慢慢闭上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