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云希带着玉儿来到后院的那边矮墙处。

    玉儿一看墙小脸就皱一块儿了:“啊?王妃,哦不,公子,我们还要翻墙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样啊,光明正大走大门啊,你看他们不打死你才怪。”

    云希已经跃上了墙顶,俯视着玉儿:“你上不上,不上我可走了哦?”

    玉儿急了:“小姐,别丢我一个人!”

    ——半个时辰之后,集市上。

    两个人大摇大摆的招摇过市,玉儿跟着云希这次是享受了不少好东西,以前总闷在相国府里,哪里会有这么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玉儿,这个不错,买了。”

    “玉儿,这个真漂亮,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这个做工真精细啊,买啦。”

    云希兴高采烈的走在前面,管他什么古代不古代,既然有那么一个有钱的王爷老公,先玩一玩再说了,顺便再说一句有钱就是爽啊,而且古代的东西真的好便宜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他真想把这条街上的东西全买了!

    身后抱着一大堆东西的玉儿艰难的走着,险些看不见前面的路:“公子,公子,你慢点嘛,我都看不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快点,身体素质太差了,让你跟我一起做早操,你还不乐意,就你这样……”正说着,就看见聚集了一堆的人,云希的凑热闹心理又开始发作了。

    “前面发生什么事,我们去看看吧?”

    玉儿哭丧着脸:“小姐!哦不,公子,你饶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云希扒开人群看到了一家酒楼,牌匾上写着香溢楼。

    咦?怎么看的都是男人围观啊,云希问玉儿:“这里面干嘛的?”

    玉儿干咳了两声:“公子,我们还是走吧,这里是妓院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里就是妓院啊。”她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妓院,却还从来都没有进去过,反正现在是男儿身打扮,进去看看怕什么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啊,我们是男人!”云希一脸无所谓。

    玉儿看了看云希和她的衣着打扮,这倒也是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进去瞧瞧去。”云希又学着男人的步子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走到门前,老鸨就热情的迎了上来:“呦~公子好面生啊,第一次来吗。”

    “呃,是啊,第一次来这里。”云希笑得很假,老鸨偷笑着:“公子别紧张,包您满意。”

    云希听着老鸨的话怎么觉得那么别扭,玉儿在她身后跟着,总是为时不时的小声说:“我们还是走吧,这里感觉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进去里面还有一个很大的舞台,云希坐在了下面,接着便是一系列的古代歌曲表演,说实话,那衣服要多露就有露,真不愧是妓院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死丫头,装什么清高啊,都沦落到这个地步了,还要贞操有什么用,如果今晚你再接不到一个客人,你就等着我收拾你吧。”

    一阵刺耳的辱骂声,云希望了过去,是一个面容清秀身子骨柔弱得可以被风吹走的女子,在被老鸨训斥,她不言不语只是一个劲儿的哭泣。

    这时一个喝得醉醺醺的男人一把楼主了她:“小娘子,你好香啊,来,给大爷笑一个。”

    那个女子只是一味的想要推开那个男人,可是老鸨不停的瞪眼:“不把张公子服侍好,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