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次日,清晨。

    云希慵懒的醒来,第一眼就看到跟玉儿,随口说道:“玉儿,你说我是不是该过去看看他啊。”

    玉儿偷偷一笑:“那当然了,他可是王妃你的夫君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书房。

    云希一番梳洗打扮之后,换上了衣服,和玉儿一起来到了他所住的书房。

    说来真是惭愧啊,和这位六王爷成亲之后,一日也没有同房过。

    云希问:“他每天住在书房啊?书房里睡的安稳吗?”

    “看你还好意思当王妃呢,现在才想起来关心我们王爷。” 玉儿哼哼了两声,嘲笑着她:

    云希干笑了两声,推着玉儿往书房走去:“好玉儿,快走吧,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进入书房后,云希打量着这里,到处都是书香气息,她跟着玉儿走进了旁侧的屋子,屋内白纱曼舞,有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里很安静,气氛祥和……令人感觉到很舒服。

    云希掀开了一层又一层的白纱,掀开最后一层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僵住,后来的玉儿一看就愤怒了:“小姐,你看,总不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因为眼前的这一幕令人发指!

    瑾玉衣衫不整的躺在地面上,而旁边还有昨夜景灏回来时所穿着的衣袍,但人早已不见,难道这一幕还不足以让人浮想联翩吗?

    玉儿生气的走过去,摇醒了瑾玉:“瑾玉!你这个贱人!醒醒!我们小姐对你那么好,你居然勾引她的夫君!”

    瑾玉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,看到了云希和玉儿,赶紧用六王爷的衣袍遮住了自己的身体,并且跪着求饶:“王妃,我错了,奴才错了,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,昨晚我只是送王爷回来休息,不料,王爷将我扑倒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你这个青楼女子比我这个王妃的魅力还要大?”云希冷冷的打断了瑾玉的解释。

    她救回了这个女人真是一个天大的错误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!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!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,奴才不是这个意思。”瑾玉低着头抹着眼泪,可谁又知道她的眼泪是真是假呢,这个女人心机太重,城府太深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?怎么不是呢,瑾玉,我看错你了!”云希抿嘴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玉儿气不过的原地跺脚大骂:“你这个贱女人!真是狗改不了吃屎,不愧是青楼里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也追着云希走了,瑾玉那布满泪水的小脸,抬了起来,表情变得阴险狡诈,脸上哗哗的眼泪就像是道具一样可笑。

    只是瑾玉回想起昨夜,到底发生了些什么,她怎么好像不太记得了?

    明明记得她趴在王爷胸口的啊,怎么会醒来睡在这冷冰冰的地面上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花园。

    云希气呼呼的一个跑到了花园里撒气,不停地抽打着树枝:“男人都一个德行,我还以为你不同呢,一样,一样!”

    她走的太快,玉儿一路小跑着才跟了过来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,你跑慢点,我……我都跟你说了,那种女人不值得相信,你偏偏不听,现在好了,人家都敢爬王爷的床了!”玉儿上气不接下气的抱怨着。

    玉儿觉得说到底还是自家小姐太单纯了,什么人都相信,那种在青楼里待过的人岂是可以相信的啊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